相关文章

红木家具的“美容术“

红木家具透露出来的美丽,不仅仅是源自于木材的美,还需要各种工艺的打磨。红木家具“美容术”包括家具本身的打磨、上漆或上蜡,还包括在使用过程中的保养各种工艺需要精湛细腻的技术,融合创造者和使用者的艺术价值取向。“美容术”不仅延长家具本身的寿命,经过“美容”后木材表面呈现出人文魅力。然而,在使用和收藏的过程中,消费者也要了解红木家具的“化妆”技巧,避免“偷梁换柱”等各种作假技巧,以掌握红木家具的真实价值。

打磨工艺 打磨到位 表里如一

硬木家具的制作工序是选材(选取材料)、下料(将木材裁成制作时所需要的尺寸)、开榫(使用机器或人工开榫头)、凿眼(凿卯眼)、沾水打磨、刹活(在家具榫卯结合安装前,用一种小型手锯将所有榫卯结构部位都再拉一遍,使其结合时肩口严密牢固)、使鳔(使用鱼鳔做成的胶水上胶)、检查打磨、油工。在这其中,与打磨相关的就有多道程序,可见打磨对于红木家具制作的重要性。经过多种打磨工具和不同打磨工序后,家具要做到“轮廓匀称,棱角齐平,整体协调,纹理面清晰、纹路相合,榫卯连接润泽通润、无牛毛刺。打磨到位的家具,可以做到通体润泽、表里如一。”

在打磨的过程中,并非只用沾水打磨一道程序,而且打磨并非单一一个时间段统一完成。例如,在上漆或打蜡之前,工匠还要进行最后一次打磨,保证木质如婴儿肌肤一般的润泽;在雕刻纹饰丰满的家具上,工匠师傅还会把雕刻部分的打磨作为雕刻的重要一部分,既要做到层次分明、雕刻形象逼真,又要做到无毛刺、无砂纸痕等打磨痕迹。俗话说“玉不琢不成器”,木质家具也只有经过精雕细琢才能成器。

烫蜡工艺 保护水分 光滑如绸

髹饰工艺是指我国古代以漆或蜡为材料髹涂家具和日常生活用具的一种工艺,其主要目的是为了保护和美化家具表面,分为漆饰、蜡饰两种。业内一直有“南漆北蜡”的说法。在北方,常用烫蜡工艺来保养家具。其目的是用蜡填补木材本身棕眼里的空隙,置换木材里的一部分水分,形成保护层,从而防止温湿度变化使木材发生较大的伸缩而开裂。

蜡饰工艺是指在家具表面通过封蜡的方式进行保护家具和美化的一种方式。其具体做法是在打磨光平的坐椅、素架上,把蜡烘热,边烘边把蜡涂上,使蜡质浸入木质的内部,再用干布用力擦抹,把浮蜡和棕眼处理掉。经过这样蜡饰的家具,表面光滑如镜,能显示木材的优良质地、细腻纹理、典雅色泽等自然美。蜡饰后的紫檀坐椅,在一定角度光线投射下,呈现一种柔和美妙如丝绸般的色泽。而蜡饰的黄花梨木坐椅,则具有琥珀般透明的效果。

传统的烫蜡工艺分为烫蜡、起蜡、擦蜡三大工艺,首先将蜂蜡、川蜡、松香等按照一定比例融化成液体,用鬃刷将蜡散星状分布在家居上,再用电炭弓(以前用木炭弓)来回抖动烫蜡,当蜡成白泡状泛起,再用布蜡工具(大板刷)拉开、布均匀。随后使用起蜡工具将各部位残存在表面的浮蜡起净,直到摸上去不粘手,再用蜡布等工具大面积擦蜡,尤其是腿、枨要顺纹理反复擦,最后用板擦和鬃刷擦拭表面,将棕眼处残留的蜡抖尽。烫蜡完毕后,要经常用棉布和手擦拭、抚摸,还有定期再上蜡,但用量一次比一次少,达到保养目的。

漆饰工艺 生漆固形 清水芙蓉

在南方,平均气温较高且容易潮湿,蜡会随着温度变化而脱蜡,而且大漆漆膜干固后,有耐油性、耐潮性、耐磨性、耐水性等优点,故多用“擦大漆”来防止家具变形。据考证,故宫内擦大漆的家具多源于南方省份,如江苏、浙江、广东等。“大漆”又被称为“生漆”,原产于漆科木本植物漆树的一种分泌物,主要成分为漆醇。从漆树上采集的漆汁尚未进行任何加工调制并含有一些水分,故称为“生漆”。我国使用漆器的历史非常久远,早在新时期时代,人们就认识到了漆的性能并用以制器。到了清代以后,黑色成了最流行的色彩,以黑为贵成了时尚,黑色的大漆家具曾有着广泛的市场。

擦大漆工艺必须在无尘、密封、温度保持在20℃-40℃、大气相对湿度为70%-80%的房间中进行,是因为大漆中的漆酶在这种环境下能促进漆酚加速氧化成膜,较快干燥,温度过高过低、过干过湿都不利于擦漆,而且要经过上漆、砂磨等程序反复进行,为了保证房间内的温湿度,有时需要泼水等方法达到要求。

包镶工艺与贴皮

“包镶”是硬木家具中一种特殊的工艺,是指胎骨采用不易变形、比重较轻、相对较为易得的木材,外表则用名贵珍惜木材包镶,具有保存长久、结构稳定、工艺奇巧的特性。据周默所著《问木》考证,在故宫倦勤斋内檐装饰大多采用包镶工艺,门扇、裙窗胎骨为金丝楠木,外包紫檀木,而绦环板、碧纱橱、炕罩的绦环板、裙板上用了5毫米厚的鸡翅木薄板贴于楠木胎上。包镶工艺外部华美而内部结构稳定,其稳定性、完整性都高于实木家具,所以保留至今。包镶工艺多在惜木如金、手艺高超的扬州地区、苏州地区见长,不仅体现了人们对珍贵木材的珍惜,也表现了对各种木材木性的理解与把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