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文章

东京华人美容美发店李学芳:让客人摸摸头就想起我

  在实现“出国梦”的漫漫长路上,李学芳经历了3次失败。当她终于得以在阿根廷定居时,却被日本深深吸引。她坚信,凭借家传的理发技能,她一定能在海外闯出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

  如今,李学芳和儿子在日本开了一家少有的“母子”美容美发店。她希望她的店不仅能为在日华人提供美容美发的便利,也能成为他们交流的场所和信息互递的平台。

  实现“出国梦”的漫漫长路

  上世纪80年代后期,中国改革开放风起云涌,一些“不安分”的人开始怀揣出国梦想,李学芳就是这些追梦者中的一员。对海外生存,李学芳很自信。她早就听说,当年老华侨凭借“三把刀”——菜刀、剪刀、缝纫刀闯荡海外,而自己恰恰有家传的理发技能,属于新时代的“剪刀”。她要把家传的手艺带到海外,闯出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

  1988年,李学芳踏上了实现“出国梦”的漫漫长路。

  李学芳的哥哥先前已经去了日本,就帮助妹妹找保证人、学校,提供经济来源。李学芳一纸申请书递进东京入国管理局,得到的却是拒签通知书。

  “可以出师不利,但我决不能‘出师未捷身先死’。”铁了心要走出国门的李学芳调整战略,向澳大利亚提出了留学申请。再次失败把她拉回了现实,让她继续自己在国营理发店的理发师生活。

  1991年,在一位经常来理发的客人的劝说下,她交了昂贵的手续费。此后,李学芳一路辗转,从非洲加纳转签到塞班,落地签证从3个月变成了一个月。她知道自己被骗了。旅游签证快要到期,她尝试着转为投资签证,又一次失败。她一直憧憬的“美国”生活,就这样以失败和受骗而结束。

  1993年,李学芳顺利拿到了阿根廷的旅游签证,还在入境阿根廷以后成功办理了定居签证。

  “合法入境,非法滞留”

  1994年,李学芳从阿根廷回上海探亲。因为要在日本转机,为了见见已经在日本“黑”下来的哥哥,她申请了在东京停留15天的签证。

  进入东京成田机场的瞬间,李学芳感慨万千。日本是她选择的第一个出国留学目的地,在“东渡大潮”席卷上海滩的岁月里,“日本”就是“日元”的代名词。

  为了去阿根廷,李学芳向亲友借了一大笔钱。李学芳可以在阿根廷定居,但挣钱还债比较难。当然,也有一些容易挣的钱,比如“人头费”,通过给国内的人办理来阿根廷的手续赚钱。但是,她曾被这种行为伤害过,她不肯再去伤害同胞。

  那时,日本处在“泡沫经济”的鼎盛时代,店铺的招工启事四处可见。李学芳动心了。在阿根廷需要工作10年才能还清的债,在日本只要干一年就可以还清。

  在15天里,李学芳做出了一个改变自己后半生的决定——“黑”在日本!

  “合法入境,非法滞留。”李学芳坦承,这就是自己当年进入日本的方式。

  “放下剪刀,我做不到”

  这一“黑”就是8年。

  刚到日本时,李学芳和哥哥一起住在西巢鸭。李学芳没有上过一天日语学校。她自豪地说:“我的日语都是翻字典翻出来的。”

  由于语言不通,加上没有合法身份,李学芳找工作的难度可想而知。从1994年开始,李学芳在工厂打工近一年半。从国内国营企业小有名气的理发师到一名工人,这样的落差让李学芳难以接受。她仍坚信“有技术,我就能生活”。她重新拾起了那把失落多年的“剪刀”。

  “池袋中国人多,你去那边找工作。记住,东口是西武百货店,西口是东武百货店。”在哥哥绕口令般的嘱咐下,李学芳开始了自己在池袋的打工生涯。

  开始,李学芳找到了在3家理发店洗头的工作。可是,从一个理发师变成洗头工,李学芳接受不了,她陆续辞掉了这3份工作。“别人可以不认可我,但不可以不认可我的技术。”她说,“到日本后给我最大的震撼就是,理发绝对不是简单的剃头,而是应该作为‘美发’来对待。”

  此后,李学芳在一位台湾老板开的理发店里工作。积极的工作态度和优异的技能让她赢得了客人的一致好评,被客人指名的机会越来越多。台湾老板喜在眉梢,忧在心头。喜的是,店里的生意越来越好;忧的是,李学芳越来越有名气,以后有跳槽的可能。于是,老板让李学芳做收钱、接电话的工作。语言障碍让简单的工作变得异常有压力,更重要的是,离开了自己赖以生存的剪刀,李学芳觉得自己的价值被无情地贬低了。“放下剪刀,我做不到。”

  从理发师到“城市美容师”

  当时李学芳40岁出头,2001年通过他人介绍有了第二次婚姻。婚后,李学芳无时无刻不在思念在国内的儿子,终于在2003年将儿子接到了身边。

  “再苦也要苦在一起,再穷也要穷在一起。”李学芳将儿子视为自己生命和事业的延续。她说,由于年龄问题,自己再想找一份美容师的工作已经心有余而力不足,但她“要让儿子上日本最好的美容学校”。为了供儿子上学,直到2007年,她都坚持做清扫的工作。她开玩笑说:“吸尘器就是吹风机,我从理发美容师一下子变成了‘城市美容师’。”

  一家少有的“母子店”

  2008年,李学芳的儿子拿到了日本美容业执照。不服输的李学芳想借助儿子这个平台,实现重新拾起剪刀的梦想。同年,经过辛苦努力,母子俩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美容美发店——“新上海”。

  这个“新”字,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形容词,而是李学芳走南闯北心境的更新和生活的更新。她忘不了上海,忘不了把手艺传给她的在上海的老父亲。因此,她的店名里留有“上海”二字。

  “新上海”是池袋一家少有的“母子店”。“我要让客人摸摸头就能想起我。”李学芳有这样的自信。凭借自己的过去积累的人脉和客源,李学芳母子的店渐渐走上了正轨。

  虽然店里请了两个师傅,但李学芳还是坚持自己“动刀”。李学芳说:“日本年轻人很时尚,但一些中年客户还是喜欢我给他们设计的发型。在这里,我真正实现了我的人生价值……人生就像画一幅画,画的过程不重要,关键看你最后的点睛之笔。”

  有了自己的店,李学芳并没有满足,她现在除了学习时尚发式以外,还学习电脑、日本社会潮流话题等。她希望她的店不仅能为在日华人提供美容美发的便利,也能成为他们交流的场所和信息互递的平台。

  改革开放以后到日本的华人正在年龄上“老”去,但李学芳的心态丝毫不呈“老”态。谈到自己今后的人生计划时,她说,希望把店丢给儿子打理,自己想去做一名志愿者,到日本的老人院帮老人们理发,她觉得自己一生丢不下的还是那把剪刀。(::《日本新华侨报》)